【游记】南极的尽头:遥远的尽头

南极
1089 0

2017年10月跟着野去自然旅行圆梦北极格陵兰,震撼极地之美,当时就想一定要再去趟南极。但是回程伦勃朗号穿越丹麦海峡时,遭遇九级风浪,晕得我死去活来。晕船这么厉害,如何应对南极拦路虎魔鬼西风带德雷克海峡呢?!
有意思的是,在2017年的圣诞节期间,还是从野去小徐总处得知有飞越德雷克海峡的南极半岛探索航行,就义无反顾地做出决定,来了趟说走就走的远行。谨以梦圆南北极来纪念自己的第4个本命年。

南极日记:遥远的尽头

第一天,2月1日,晴


2018年1月30日我们一行从上海浦东出发,飞到美国达拉斯转机到智利圣地亚哥,共用了26个小时。休整了一天,再从圣地亚哥飞到智利南部蓬塔阿雷纳斯,又用了3个半小时。入住Hotel Cabo de Hornos,参加船公司ANTARCTICA XXI 的行前说明会并试穿了登陆用的靴子。2月1号我们在这座古香古色的建筑里(La Pergola Restaurant,Hotel Jose Nogueira),参加了船公司的欢迎宴会。

第二天,2月2日。多云。

原计划早上的包机因为天气原因推迟到了下午起飞。飞机降落在乔治王岛的简易跑道上。

乔治王岛上有不少国家的科考站,我们在探险队员的带领下排队走向登船点,途中在一个方向标下进行人员交换,上一拨人已完成南极半岛之行正等着上我们来的飞机回去呢!

我们前进队伍的右边是智利科考站,左手边是俄罗斯科考站。中国的长城站也在这个乔治王岛上的另一侧,被山峰遮挡着,暂时看不到。

等船时见到了企鹅,很是兴奋呀。

乘坐橡皮艇登上Ocean Nova欧神诺娃号,上船后进行了安全介绍和安全演习。

我的船舱是402,未来8天的临时的家。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安顿好后在诺娃号上闲逛,走过路过目光扫到之处都是南极元素和南极知识介绍。

第三层餐厅和第五层全景观察室

今晚船行穿越Bransfield Strait布兰斯菲尔德海峡,有小德雷克海峡之称。略晕。我已经飞过了德雷克海峡好嘛!只好这样安慰自已,给自己鼓劲。

小知识:

乔治王岛(King George Island--62°23'S,58°27'W)是南设德兰群岛中面积最大的岛屿。目前乔治王岛已经有阿根廷巴西智利中国韩国秘鲁波兰俄罗斯乌拉圭等国建立的南极科学考察站,对该地区进行生物学、生态学、地质学和古生物学的研究。

智利弗雷科考站(Frei Station--62°12'S,58°57'W)启用于1969年,最早作为南极气象站所用。如今是智利最主要的南极科考基地。科考站位于南设得兰群岛乔治王岛西侧,距离一旁俄罗斯科考站仅有200米距离。这里有一条长1300米的机场跑道,为附近科考站提供物质运输,同时也是乔治王岛前往其他南极地区科考站的起始点。这里还有很多配套设施,包括医院、学校、银行、小型超市等等。在夏季最多容纳近150人,每年在此越冬的科考人员平均有近80人。


第三天,2月3日。阴到多云。

诺娃号航行在哲拉什海峡中(Gerlache Strait)。
今天早上是“鲸”喜连连。 诺娃号向南极圈直驶而去的第一个上午,好客的座头鲸用连续甩尾、舞鳍,热情欢迎我们,一位探险队员说他从未见过如此情景。

然后成群的虎鲸又加入了欢迎我们的队伍!另一位探险队员说虎鲸很难看到。这一季(11月~2月)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虎鲸!

今早最大的收获是观察到了座头鲸最著名的进食方法“气泡法”。当它们发现大量的鳞虾或者浮游生物集群时,就会潜到食物的下方,通过呈螺旋形向上游动,同时吐出大量气泡形成柱状的气泡网,使得这些磷虾或者浮游生物感受到危险,聚集在气泡网范围内,并上浮到海面。此时在水下的座头鲸跟随着上浮到海面,张开大嘴吞下成吨的海水和食物,最后上下颚挤压海水通过两侧的须板,而留下的鳞虾等食物就直接吞下。多么聪明的须鲸啊!而我们观察鲸鱼在哪里出没,就是在海面上搜索哪里有bubble气泡出现!聪明的海鸟此时会在气泡网上方盘旋,也趁机觅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