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陈宪的博茨瓦纳荒野游

2019-06-12 | 作者:阿腾

陈宪,经济学家,在公募基金任职10余年。主营经济与证券的研究,1990年就涉足证券业,出版证券经济著作4本。陈宪老师热爱旅行,迄今为止已经去过全球80多个国家。


2019年5月8日。早晨继续赴掩体拍摄。又是一拔拨一群群的大象陆绎不绝。有一头不会超过2个月的小宝宝控制不住重心,跌落于水塘内。因坡陡与湿滑小宝宝自身无力爬上岸边,旁边的象妈妈用鼻子三、四次托助,再加上小宝宝前蹄死命的支撑才上岸。该过程虽短但非常跌宕。

今晨竟然出现正前方有四、五十头大象一纵队排列走来,见头不见尾场面蔚为壮观,看得我们目瞪口呆。从它们神情上看,疑似有点欢快。驻掩体摄影师说,这是长途跋涉过来的象群,有可能一、二天未喝水,所以有点兴奋。

经济学家陈宪的博茨瓦纳荒野游


经济学家陈宪的博茨瓦纳荒野游


经济学家陈宪的博茨瓦纳荒野游


经济学家陈宪的博茨瓦纳荒野游


早晨来此喝水的大象总量估计150头左右,超过昨天。团友说,一辈子的大象已在这两天看完,以后不看大象了。驻掩体摄影师说,过去一年,这里雨水量偏少。

羚羊是群居食草动物。今天大象集会散了之后,羚羊各路纵队也赶来会师,高峰时挤挤挨挨环水塘站满,而且后面还有大批候等喝水的羚羊,估计总数达200只。羚羊身形单薄肉鲜美,稍不当心就会成为鬣狗、豹、狮子等的餐食。正因为如此,羚羊有敏感机警时刻跳跃式奔跑逃命的习性。想拍摄羚羊群整齐划一埋头喝水的场面,相当不易。今天羚羊总数大,有点仗恃“羚多势众”意味,出现一排羚羊埋头喝水的壮观场面。纵然如此,通常最外侧的两只羚羊还是负责警戒望风。

羚羊群里,是一头公羚拥有一大群母羚。今天羚羊数量庞大,所以公羚羊还要忙着武力驱赶其它公羊。

今晨还有约20头狒狒光临水塘,出现狒狒、羚羊共饮一池水的温馨画面。

经济学家陈宪的博茨瓦纳荒野游


经济学家陈宪的博茨瓦纳荒野游


经济学家陈宪的博茨瓦纳荒野游


因今天清晨出现多批次不同种类动物大集会的盛大场面,所以下午仅有零星的动物来此。

傍晚上车即将启动车子返回营地之际,突然有12头象一路纵队欢快走向水塘,我们的汽车与大象缓缓相对而行。11头象与我们擦肩而过,彼此相安无事。最后一头大象却不紧不慢地有意斜向我们的汽车走来,并且逼停我们的汽车。此时象皮的皱折纹路,一清二楚。

突然该象用鼻子顶汽车保险杠,我一边脱口小声地说:有点怕;一边举起相机使劲对着大象盲拍。还好大象仅用鼻顶推两下汽车,汽车有轻微晃动后就就自行离开。司机说大象不会主动攻击人,但人不能离开车子,而且只能坐着千万不要站起来。一旦人站起来,大象误以为人要攻击它,就会作出自卫反应,汽车轻易就会被掀翻…

经济学家陈宪的博茨瓦纳荒野游


今天惊喜不断,稍后不久司机又发现了一只在小坡顶上休息的猎豹,我们汽车临近它10米左右距离停下。今晚司机自备了大光照明灯,停车手举大光灯照亮猎豹。如此当然影响了猎豹的休息,猎豹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就缓缓地起身游走避让我们。我们的车不紧不慢地尾随,并且通过车裁电台将发现猎豹信息告诉了另一辆车。突然我们还发现距猎豹身后约30米处,还始终尾随一头黑背豺狼。豺狼尾随猎豹是其习性,期望分享猎豹猎杀动物之后的残食。这只猎豹脚有点跛,其所到之处,附近的羚羊就会发出声音,警告同类有危险。猎豹通过游戈隐身尽量靠近前方羚羊,一度前蹲作出准备出击猎杀的姿势,但还是放弃了。司机说,此地都是沙砾地,猎豹无法持续蹬腿,所以其放弃猎杀。

与此同时车载电台告诉我们:他们发现花豹的信息。我们想看猎杀,所以决定继续尾随眼前的猎豹,但其后发现猎豹向山脊深处游动,只能放弃跟随。

经济学家陈宪的博茨瓦纳荒野游


司机在漆黑的丛林里,向发现花豹的方向连续飞快地行驶。这让我多少有点担忧,万一一头撞上大象等庞大动物咋办?

谢天谢地约半个小时以后,车到达目的地。

这真是刚别猎豹又见花豹,不亦乐乎。同时不得不佩服司机,30年丛林功底,岂是我辈所能揣摩。

遗憾的是我的“广角镜头相机”及低劣水平,夜间无法拍摄。


博茨瓦纳掩体摄影今年的半期已经结束,明年的班期正在安排中,可通过野去自然旅行官网(www.yetravel.com)参考今年的行程。

如想了解更多博茨瓦纳行程,欢迎关注野去自然旅行资讯公众号(yetravel2014),或登录野去官网(www.yetravel.com)也欢迎拨打服务热线400-690-1717向专业客服咨询。


用户留言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