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2019-09-18 | 作者:沈梅华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现在的熊都很饿。”

“我们要穿过那片熊。”

导游如实地翻译着向导的俄语…

不愧是战斗民族…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此时,我们一行10人刚从船上下来,面前的沙滩上有三十几头成年棕熊。最近的一头,就离我们10米左右的沙滩上睡觉。听到向导的话,再看看“那片熊”,大家忍不住打了个激灵,纷纷握住了对方的手。

还没等我们问出“能不能提前回去”这个问题,听到引擎声启动,回头一看,载我们来的船已经开走了…走了…了…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于是,我们只能硬着头皮,在持枪向导的带领下,穿越棕熊群,从沙滩走进密林,绕过睡觉的熊(我们经过时它还抬头看了我们一眼),绕过带着两只熊宝宝的熊妈妈(最危险的熊)……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当我们眼前出现一座带围栏的建筑物时,心里终于松了一口大气:原来接下来的2个小时,我们是要在这里看熊,虽然是把自己关进笼子里,却安全感倍增,更别说还有持枪的战斗民族保护!然后,大家就被小屋外专心捕鱼的熊群吸引,纷纷举起长枪短炮开拍起来。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助小李子拿下影帝的《荒野猎人》中,那段与熊搏斗的场面大家应该还记忆犹新吧…

后来说起当时的心理活动,大家纷纷表示,在看到这幢建筑物之前真的以为我们就是要在这里上演加强版《荒野猎人》了。敢情大家真的以为每天从营地出发的渡轮是把一波波的游客送过来投喂给熊的吗?

坐标:堪察加半岛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堪察加半岛位于俄罗斯远东地区,是俄罗斯第二大半岛,半岛人烟稀少,大部分地区尚未开发。而我们观熊的地点就在堪察加半岛南部的库页湖,湖的总面积为77平方公里,平均深度为176米,最深处为306米。这里就是鲑鱼洄游的终点,它们的繁殖地。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鲑鱼洄游

鲑鱼洄游,被称为是世界上最悲壮的动物大迁徙,它们耗尽能量,长途跋涉,只为了繁殖后代。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在堪察加我们看到的主要是红鲑,它们出生在库页湖,生长在大海,等到了繁殖期上百万条红鲑从太平洋一路逆流而上返回自己的出生地——库页湖。在这里它们完成自己最后的繁殖使命,结束自己的“鱼生”。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当然在他们洄游的目的地,等待它们的是上万只饥肠辘辘的棕熊,它们也喜欢这些新鲜细腻的三文鱼肉和营养最丰富的的鱼子酱!每年它们就等着这个绝佳捕猎机会为过冬储存脂肪。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堪察加半岛不愧是棕熊密度最高的地方,库页湖周边棕熊超多,合作、捕鱼、争抢、带娃等等行为都很精彩,但我们看熊的心情却是很沉重的。今年鲑鱼(这里主要是红鲑)洄游数量明显减少,来的时间也比原先晚很多。以至于7月的时候,一连发生了几起棕熊铤而走险袭击人类的事件,一时间人心惶惶,甚至有传说堪察加观熊项目要被关闭。幸而我们最终还是得以成行。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8月底,我们看到很多熊还没有捕到足够多的鱼,没有积累足够的肥膘用于过冬。时不时能见到一些瘦骨嶙峋的熊。特别是带娃的母熊压力非常大,又要喂饱自己又要照顾小熊本就是一个艰巨的任务,鱼少了也就更难捉住,我们几次听到小熊饿得嗷嗷叫,妈妈很努力地捕鱼却无济于事。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你以为鱼多了就能一抓一个准了吗?才没有那么容易!棕熊生活的地方在偏远的深山之中,我们一行人乘坐米-8直升机才能抵达营地附近。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这里气候十分寒冷,气温低,水温更低。连营地水龙头里的水开出来都有冰冷刺骨的感觉。但是勤奋的棕熊们,每天天不亮就已经在冰冷的河水里泡着,等待捕鱼的机会了,捕鱼工作要持续一整天,到天黑我们离开的时候,热门的捕鱼区往往仍然有棕熊坚守阵地。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它们捉鱼的成功率取决于很多条件——鱼的状况、浅滩的分布、熊自身的捕鱼技巧、周边其它棕熊的觊觎和抢夺……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有一只带着一只熊崽的新手妈妈熊,在我们观察她的大半天时间内,尝试了几十次,却没有捉到一条鱼。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而另两只年龄并不大、看起来才自力更生不久的熊兄弟(或姐妹?)却通过联手合作,一只追一只堵,差不多每十分钟就能捉到一条鱼,捉到鱼之后两只熊便一熊一半地分而食之。然而由于它们的体型比较小,时常会受到一些大熊的欺负,有好些时候食物会被旁边的大熊抢走。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今年鲑鱼减少的原因众说纷纭。有的说是人类的过度猎捕(然而俄罗斯渔业部门坚称今年洄游数量有150万条,足够棕熊食用),有的则说是气候变化所致(见于一些媒体,但当地人并不认同这个说法)。但不论如何,今年堪察加的熊缺少食物、可能有许多熊会因而难以越冬,是不争的事实,而这个悲剧是由人类造成。当然人类对棕熊的影响不只是鲑鱼减少。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这个用于统计鲑鱼数量的坝已经存在40年,也是一个争议话题。

我们遇到一些科学家,他们在当地做一项为期三年的棕熊行为研究项目,主要研究人类行为对棕熊的干扰,发现包括渔业部门的工作、游客行为、直升机噪音等等,都会对熊的行为产生一定的影响。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而保护区一方面说要限定游客人数,一方面仍在持续地扩建营地设施——我力图善意地想这也许只是为了提升游客体验?但我仍然深深地感觉到棕熊们的未来十分叵测。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在这次旅行之前,棕熊对我来说一直是一种十分陌生的动物,虽然看过一些相关的书和纪录片,但是棕熊给我的印象,始终就是在动物园里见到的,虽然巨大得让人觉得不安,却脏兮兮地,常常是一副重复着刻板行为,或者站立着乞食的样子。

有时它们沦为人类的玩物,不论是在马戏团中悲惨的走秀生活还是作为俄罗斯人的家养宠物,它们看似与我们人类走得很近,但实际上这种亲近却令我们距离真正的它们愈发遥远。

降落荒岛,战斗民族向导竟然叫我们穿过那群饥饿的棕熊


这次在堪察加是我第一次真正见到棕熊在野外的样子,看到它们是那么拼命地奋力求生、那么充分地展现着各自的个性,实在是令人感动不已——棕熊们真是不容易,鲑鱼们也真是不容易,每一个生命都是那么令人肃然起敬

我希望它们都能够好好地在这个地球上生存下去,可是作为食物链顶端的旗舰物种,它们又是多么的脆弱——虽然被作为战斗民族的象征,可是实际上,棕熊很容易就会因为我们人类招致的小小改变而消失不见。

希望野去组织的自然旅行能够让更多的人可以亲自到堪察加半岛,到库页湖边,观赏这些令人生畏的棕熊,用亲身感受传播野生动物保护理念~

今年的堪察加半岛观熊季已经结束,我们期待着明年2020鲑鱼群数量能够恢复,棕熊依然在库页湖等着我们!当然2020年在这条线路上,我们还有最重磅的“摄影大师班”,跟随摄影大师一起拍大片!

心动不如行动!

来一次与棕熊的近距离接触吧~

2020年8月堪察加摄影团,

火热招募中!


动物摄影师随行,现场指导棕熊拍摄

库页湖5天4晚营地住宿,独家资源

多个班期等你来预订

10月底前仅1000元意向金

即可抵2000元总价

快来抢占先机

堪察加更多定制产品

轻度摄影、自然亲子、动物观赏,探索猎奇

全部等你来撩


若想了解更多详细行程,欢迎关注野去自然旅行资讯公众号(yetravel2014),或登录野去官网(www.yetravel.com)获取更多自然内容和旅行资讯。


用户留言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