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极客VOL.36 |《盈江的那些鸟儿》

2020-05-08 | 作者:戴频 | 蛰伏的蛇

云南鸟类有958种,占中国鸟类总数1470种的65%。这次五一Jerry和Angela在西双版纳的观鸟行程也吸引了很多朋友多的关注。让我们先跟随戴老师的镜头在中国第一鸟点—云南盈江,看看云南鸟类到底有多美。


盈江地处云南西南部、德宏州西北部,是一个山川秀美、资源丰富,区位独特,开发潜力巨大、后发优势突出的边疆少数民族口岸县。国境线长214.6公里,自古以来有33条通道通往缅甸。

盈江县位于喜玛拉雅山延伸横断山脉的西南端,为高黎贡山南延支系西南余脉构成的山地地势,东北高,西南低,山脉、河流基本是从东北下西南走向,低山与宽谷盆地交错相间,呈“两山夹一坝一河”的地貌景观。

山脉分为西部大娘山脉和东部打鹰山脉。宽谷平坝为盈江坝,地势平坦,海拔800—854米之间。最高海拔为3404.6米,最低海拔为210米,两者高差之大,在同一县境内属全国少见。由于地貌组合多样,地势高低突出,不同区域气候差异较大,北热带、亚热带和温带气候集于一体,具有明显“立体气候”特点。年平均气温19.3℃,年日照平均2364.5小时,年平均降雨量1464毫米,年平均相对湿度80%,坝区无霜期325天,光、热、水、气条件较好,适宜各种动植物的生长繁殖,据统计盈江境内有鸟类600多种,是国内拥有鸟类最多的县,被称为“中国鸟类第一县”。


目前在国内分布的五种犀鸟(双角犀鸟,花冠皱盔犀鸟,冠斑犀鸟,棕颈犀鸟,白喉犀鸟)在盈江都有过记录,其中双角犀鸟,花冠皱盔犀鸟,冠斑犀鸟在盈江拥有稳定的种群分布。因此盈江有着“中国犀鸟谷”之称。每年的四月犀鸟进入繁殖期,也是观察和拍摄犀鸟的最佳时节。


冠斑犀鸟(学名:Anthracoceros coronatus)






花冠皱盔犀鸟(学名:Rhyticeros undulatus)








双角犀鸟(学名:Buceros bicornis)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年轻的恩爱夫妻长年住在一座密林中,丈夫非常爱他的妻子,他们相依为命靠打猎为生。有一天丈夫要出远门去打猎,这时妻子已有身孕。丈夫怕深山老林的野兽伤害妻子,就用木栅把竹楼的门窗给封死,然后给妻子准备了干粮和水就出门了。谁知丈夫出门以后遇到了意外,等他焦急地回到家拆开封死的门窗时,发现妻子吃完最后的干粮和水,已经饿死在家中。丈夫非常后悔和伤心,最后悲愤地放火烧了竹楼随妻子而去……他们死后变成一对美丽的犀鸟,比翼双飞,形影不离。雄鸟至今依然没有改变它的习性,仍然在雌鸟产卵后用泥土把洞门封死,以防蛇虫之类的动物伤害雌鸟和幼鸟,这就是传说中的犀鸟的爱情故事。在它们长达40至50年的寿命中,它们相依为伴,如果其中的一只遇到意外,另一只则绝食到生命终止……


只雄性的双角犀鸟是盈江“中国犀鸟谷”的明星,只要到过“中国犀鸟谷”的摄影人,70%都拍到过它的雄姿。从2015年至2019年4月9日,它为大谷地的村民带来了非常可观的观鸟收入,直接改变了村民的生活水平。它5次上央视,英国BBC纪录片里也有它的身影。不幸的是在我们拍摄到它的第三天因年老劳累永远的倒下了。就在它生命的最后10天前,它还为育雏的妻子送去一朵花瓣完好的兰花。神话传说真的要上演吗?凄美的爱情故事结局真的要发生吗?准妈妈的生死牵动了无数自然生态保护志愿者的心。4月12日,来自北京的中国林业专家,西南林业大学、中国鸟类专家教授,以及铜壁关管护局的同志和天天守护这对犀鸟的大谷地村民一起来到观测点。准妈妈已经把封住的洞口用喙一点一点地凿开了,她时不时地把嘴和头伸出洞外,似乎是在等丈夫给她喂食,又似乎是在观察周围的环境。终于这只犀鸟妈妈钻出了树洞低空飞行到10米远的一片密林中。它似乎是在寻找食物,又似乎是在寻找丈夫……


从这些影像中可以看出这位老兄的确毛色暗淡,衣衫褴褛。也是留给我们最后的影像了。两天后,有村民看到那只勇敢的犀鸟妈妈已经重拾生活的信心,英姿勃发地飞翔在“中国犀鸟谷”的上空。但愿她来年重新找到心仪的伴侣。


白斑黑石鵖(学名:Saxicola caprata)


黑头穗鹛(学名:Stachyris nigriceps)


大杜鹃(拉丁名:Cuculus canorus)


滇䴓(学名: Yunnan Nuthatch)


小斑姬鹟(学名:Ficedula westermanni)


栗头蜂虎(学名:Merops leschenaulti)


白鹇(学名:Lophura nythemera)


蓝绿鹊(学名:Cissa chinensis)


白头鵙鹛(学名:Gampsorhynchus rufulus)


黑眉鸦雀(学名:Paradoxornis atrosuperciliaris)


发冠卷尾(学名:Dicrurus hottentottus)


白尾蓝地鸲(学名:Cinclidium leucurum)


绒额鳾(学名:Sitta frontalis)


白额燕尾(学名:Enicurus leschenaulti )


鹩哥(学名:Gracula religiosa)


大灰啄木鸟(学名:Mulleripicus pulverulentus)


三宝鸟(学名:Eurystomus orientalis)


大盘尾(学名:Dicrurus paradiseus)


大金背啄木鸟(学名:Chrysocolaptes lucidus)


沼泽大尾莺(学名:Megalurus palustris)


蓝喉拟啄木鸟(学名:Megalaima asiatica)


斑尾鹃鸠(学名:Macropygia unchall)


栗背奇鹛(学名:Heterophasia annectens)


大黄冠啄木鸟(学名:Picus flavinucha)


灰背伯劳(学名:Lanius tephronotus)


红嘴钩嘴鹛(学名:Pomatorhinus ferruginosus)


黑喉噪鹛(学名:Garrulax chinensis)


红头咬鹃(学名:Harpactes erythrocephalus)


橙头地鸫(学名:Geokichla citrina)


棕头幽鹛(学名:Pellorneum ruficeps)


灰头绿啄木鸟(学名:Picus canus)


灰头绿啄木鸟(雌)


纹背捕蛛鸟,学名:Arachnothera magna


灰胁噪鹛(学名:Garrulax caerulatus)


黑胸太阳鸟(学名:Aethopyga saturata)


蓝翅噪鹛(学名:Garrulax squamatus)


黑鹇(学名:Lophura leucomelanos)


黄绿鹎(学名:Pycnonotus flavescens)


灰树鹊(学名:Dendrocitta formosae)


厚嘴绿鸠(学名:Treron curvirostra)


原鸡(学名:Gallus gallus)



冕雀(学名:Melanochlora sultanea)


斑胸噪鹛(学名:Garrulax merulinus)


金头穗鹛(学名:Stachyris chrysaea)


纹胸巨鹛(学名:Macronous gularis)


方尾鹟(学名:Culicicapa ceylonensis(Swainson,1820)


灰冠鹟莺(学名:seicercus tephrocephalus)


白眶雀鹛(学名:Alcippe nipalensis)


山蓝仙鹟(学名:Cyornis banyumas)


长嘴钩嘴鹛(学名:Pomatorhinus hypoleucos)


灰眼短脚鹎(学名:Hypsipetes propinquus)


针尾绿鸠(学名:Treron apicauda)


金头缝叶莺(学名:Orthotomus cucullatus)


灰头钩嘴鹛(学名:Pomatorhinus schisticeps)


红腿小隼(学名:Microhierax caerulescens/Collared Falconet)




红腿小隼是最小的猛禽。虽然也属于猛禽,但体长仅有19厘米,与其他凶猛雄壮的猛禽相比显得特别的纤小。




孔雀雉属(学名:Polyplectron)




白冠噪鹛(学名:Garrulax leucolophus)


黄嘴河燕鸥(学名:Sterna aurantia)




黄嘴河燕鸥曾广泛分布于亚洲南部,被发现在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不丹、孟加拉国、缅甸、泰国、老挝、柬埔寨、越南和中国南部(云南)(del Hoyo et al. 1996) ,在伊朗和阿富汗有旅鸟的记录,尽管通常驻留在其大部分范围。全球数量估计在5万至10万个体(Delaney and Scott 2006) 。

但据报道,该物种在泰国已经非常罕见(del Hoyo et al.1996 ) 。自20世纪初在老挝也有所下降(Thewlis et al. 1998) ,而且是非常接近绝迹的国家(W. Duckworth in litt. 2011)。据知在整个柬埔寨也处于下降范围( F. Goes in litt. 2011) ,在湄公河最大的野生繁殖地区,繁殖群体的数量在2007-2011年期间也大幅下跌(A. Claassen in litt. 2011)。鉴于其在柬埔寨的历史和近期急剧下降,如果不采取具体的保护措施,该物种在该地区5-10年内将走向灭绝(A. Claassen in litt. 2011) 。该物种在尼泊尔已经非常罕见,只有当地人偶尔可以看到,非本地游客难得一见,预测在2011年仅有20只,从20世纪90年代最多的数量已经迅速下跌(C. Inskipp and H. S. Baral in litt. 2011)。该物种在中国云南省西南部沿大盈江河越来越少了。2018年记录有15只。今年只记录到7只,好在现在已有二对在孵化小鸟,当地政府也非常重视,专门选派了专人在现场看护,并调整了上游水库放水的流量。






巨松鼠(学名:Ratufa bicolor)



短柄石斛(学名:Dendrobium capillipes Rchb. f.)


凤头树燕(学名:Hemiprocne coronata)





四月的盈江县石梯村,春意盎然。一群群扛着,架着“长枪短炮”的鸟人们沉浸于一场拍鸟盛宴中。


相关文章: 

用户留言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