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身边的精彩:万科小区观鸟记

2020-06-18 | 作者:Angela Shen


最近旅游业按下暂停键,所以Jerry和我在家的时间一下子变多了起来。对于我们长期在野外活动的人来说,没有鸟看,没有动物看,感觉还不适应了。

除了国内游玩(可以点击文末我们在国内观赏野生动物的相关链接),其实,我们身边也有自然元素,虽然没有那么丰富,但毕竟距离近,容易实现。

所以,看完天气预报,一清早,我们就在小区来了一次观鸟活动。


上海的日出很早,5点不到。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要想看鸟,那势必比鸟还要起来的早。所以,我们差不多在6点就出发了。

观鸟最好的天气,不是晴天,反而是阴天。晴天太热,鸟的活动会减少,而且拍鸟的话,容易光影斑驳。太热的话,人也吃不消。


我们所住的是春申路万科假日风景,是大型社区。位于莘庄地区,自然环境较好,绿树成荫,有一条春申塘河经过,小区内也有多个人工湖。十几年下来,自然环境稳定,很多鸟和动物都来定居。


一下楼,就看到了乌鸫,近到手机可拍的距离。平时听到的很好听的鸟叫,多半都出自于这个黑不溜秋的家伙。印证了鸟类的一个普遍现象,叫声好听的鸟都长得丑,而长得漂亮的鸟,都叫的难听。

巴西潘塔纳尔湿地的琉璃金刚鹦鹉

典型代表就是鹦鹉,尤其是金刚鹦鹉,长得威风八面,帅气凌人,五颜六色。嗓子一开,破锣声响彻天空。


还有白头鹎,已经超过麻雀,成为上海第一鸟了,到处可见,我家阳台每天被光顾(一滩鸟屎)。


珠颈斑鸠,很像鸽子的一种鸟,脖子上像是戴了一串珍珠项链,也随处可见。

果然这是上海城市鸟中的四大金刚,不到半个小时,四种全部集齐。

在一棵很高的樱花树上,居然看到了很多绣眼。这种小鸟太灵活,抓拍有难度,一直不停的动。但长得很漂亮,因为眼眶周围一圈白色,因此得名绣眼。


鹊鸲,最近在上海也有增多的趋势,比较容易看到。黑白的尾巴很容易辨识,不过不要与颜色类似的喜鹊混淆,鹊鸲的体型小得多。


在靠近春申塘这条河和人工湖的地方,这里被万科叫做郊野绿园,有一大片芦苇荡。黑水鸡一家在这里生活,旁边一个湖里,则生活着三只斑嘴鸭,还有一群普通的鸭子。



紧接着看到了喜鹊、远东山雀、棕头鸦雀、原鸽等上海常见鸟种。


棕背伯劳,一种小型猛禽,被称为鸟中屠夫。会把杀死的猎物钉在树杈上。


白颊噪鹛,一度没有确认的鸟。因为根据鸟书的记载,这种鸟生活在中国的西南地区较多,华东是没有的。但经过鸟群里各位专家的确认,现在上海已经有不少的白颊噪鹛了。说明环境在一点点的变好。



最后来到小区的蔚秀湖,靠近别墅区的一个人工湖泊,属于最早建立的地方之一。这里还专门打造了观鸟的平台,相关的鸟牌介绍。



现在这里已经成为了白鹭和夜鹭两种鸟的定居点,而且数量非常多。

当下正值繁殖期,可以看到很多的一家三口,一家四口。小鸟们都很活跃了,跟熊孩子一样,爸妈被烦到不行,时不时要逃离一下。我们还拍了视频:

而鸟爸鸟妈们还要忙着扩建巢穴,有娃了,二房升三房,三房升别墅。忙着育雏,教育下一代。所以这片区域相当的热闹,很难想象周边的邻居是如何生存的。

就在看鹭的同时,天空中时不时有家燕飞过。燕子是中国的常见鸟,但速度太快,很难拍下来。


湖边突然闪过一抹金属蓝色,那是翠鸟!一种捕鱼高手,嘴巴尖尖的小鸟,颜值很高。

早上2小时,观鸟19种,以下是我们当日的观鸟清单:乌鸫、麻雀、白头鹎、珠颈斑鸠、鹊鸲、绣眼、黑水鸡、喜鹊、远东山雀、棕背伯劳、白颊噪鹛、白鹭、夜鹭、棕头鸦雀、斑嘴鸭、原鸽、鸭子、翠鸟、家燕。

如果傍晚或者晚上到郊野绿园,还可能偶遇,一种比猫大,很像小浣熊的小型哺乳动物,还有黄鼠狼、小刺猬等。

现在正值夏天,还可以夜探看昆虫,还有少量的萤火虫。


所以,自然环境其实身边也有,虽然不能与世界级自然景观相比,但是一种方便的自然体验。在工作和学习之余,不要完全沉溺于电脑、手机等电子化产品,走出房间,走进自然,对于身心都是有益的。


观鸟作为自然体验中典型的活动,其实早在欧美已经流行多年。这种爱好成本不高,带个望远镜或者带个相机(需要焦段长一点),走出家门就可以开展。

通过观鸟,开始走进自然界,提高观察力,编写自己的观鸟清单,观鸟笔记,长期记录,还能成为人生的一个小目标。

野去自然旅行一直在倡导和组织全世界的观鸟活动,近期也会组织国内观鸟和其他自然活动。欢迎大家一起参与!


用户留言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