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盈江观鸟行之二——黄腰响蜜鴷和夜探猫头鹰

2021-01-02 | 作者:沈梅华 | 化石

今天继续化石老师的盈江观鸟之行,看看她在盈江都看到了些什么样的稀奇鸟类。

2020盈江观鸟行之二——黄腰响蜜鴷和夜探猫头鹰


黄腰响蜜鴷

第二天我们按照计划要去盈江了,但在去盈江之前,小乐说:“我们先去守一下响蜜鴷吧”。啊?我还不知道中国竟然也有响蜜鴷。响蜜鴷就是俗称的“导蜜鸟”,英文名Honey guide,因其能引导人类和蜜獾等其它动物找到蜂巢而闻名。我一直以为响蜜鴷就是非洲的鸟。实际上亚洲总共只有2种响蜜鴷,而我们这次要去找的是中国唯一的一种响蜜鴷——黄腰响蜜鴷

2020盈江观鸟行之二——黄腰响蜜鴷和夜探猫头鹰


2020盈江观鸟行之二——黄腰响蜜鴷和夜探猫头鹰


图片来自中国鸟类野外手册

2020盈江观鸟行之二——黄腰响蜜鴷和夜探猫头鹰


蹲守黄腰响蜜鴷的地方在一个山头上,爬山爬到一个鸟塘之后,需要继续向上攀登。这段路相比之前上山的路更加难走,路比较陡,几乎是沿着崖壁一路向上,但是也因为有悬崖的关系景色非常优美,几乎有点壮阔的感觉。就在这样的崖壁上面,我们看到几个硕大的蜂巢。和在斯里兰卡看到的排蜂巢不同,这里的蜂巢上部呈白色,下面棕色的部分竟然是平面的,就和蜂箱里的蜂巢一样。整体勾勒出一个冰激淋的形状。小乐说,这是喜马拉雅大蜜蜂(或者叫黑大蜜蜂)的巢。上面白色的部分是养育幼虫的场所,而下面棕色的部分是储存蜜和花粉的储藏室。我怀疑这么大的蜂巢可能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尤其是周边还能看到不知是之前的蜂巢脱落后还是现在蜂巢延展出去的痕迹。纪录片当中有说到过以前采蜜的人需要从悬崖上吊绳子下来采集蜂蜜,应该就是这一种。这样的蜂巢已经让大家叹为观止。而要观察响蜜鴷,就是在这些蜂巢附近守候。

2020盈江观鸟行之二——黄腰响蜜鴷和夜探猫头鹰


鸟塘主人说,响蜜䴕以前几乎每天都会来吃蜂蜡,但是三天前,它和蜂鹰打了一架,之后过来的时间就不太规律了。需要我们有点耐心等。我们注意到鸟塘主人特地在附近架设了一块塑料布,他说晃动塑料布就能吓走蜂鹰,因为蜂鹰在这里的话响蜜鴷就不会来了。啊,为什么啊,蜂鹰我也想看的啊,要是能看到蜂鹰和响蜜鴷打架就更好啦。可能对很多人来说黄腰响蜜鴷才是难得一见的目标鸟种,可是对于佛系的我来说,看到啥都好呀!

2020盈江观鸟行之二——黄腰响蜜鴷和夜探猫头鹰


我们这样一等就等了一个上午,和鸟塘不一样,这里其它的鸟也比较少,所以等的时候还是会有点无聊的,所以哪怕头顶上来了个柳莺、来了个山雀,都能让我们一阵狂拍。最后我们甚至化身“吃瓜群众”——把瓜子都拿出来吃了。好几个小时以后,大家都很疑惑为什么鸟这么少,响蜜鴷更是一点踪影也没有?于是小乐和鸟塘老板都爬到山顶上去远眺了一下,他们刚爬上去就听到鸟塘老板“吓!吓!”大叫的声音,原来蜂鹰就在我们头顶上呢!我们这下来劲了,都想拍蜂鹰,但是老板反应超级快的,一下就把蜂鹰给赶走了,谁也没拍着。我们问:蜂鹰会抓响蜜鴷吗?得到的答复是响蜜鴷飞行速度非常快,蜂鹰是抓不着的。但是反过来想想,如果响蜜鴷不小心的话,也许还是会成为蜂鹰的食物的吧?

2020盈江观鸟行之二——黄腰响蜜鴷和夜探猫头鹰


到了快中午的时候,我见到有一只身形有点像啄木鸟的黑影“唰”地一下从旁边的大树上往悬崖的一个缝隙飞去。会不会是响蜜鴷?大家纷纷举起相机,可是那个黑影再没出现,而当一只鸟从缝隙里飞出来的时候,我们发现竟然是一只大山雀。大家失望极了。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午一点,我们被叫到下面鸟塘里吃饭。但要是响蜜鴷这时候来了怎么办呢?小乐和鸟塘老板就替我们在悬崖边上守着。如果有动静就会通知我们。我们当时还有点犯难:从鸟塘到悬崖这段路我们走上来花了好长时间,万一鸟来了,我们来得及爬上来吗?后来证明这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在我们吃饭的时候果然收到小乐的消息“响蜜鴷来了!”然后所有的人都把饭盒一扔,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迅速爬山,只用了2分钟就爬到了悬崖边。可惜呀可惜,除了最前面两个人还看到一下鸟的影子,后面的人连鸟毛都没有看到,更不要说拍照片了。

2020盈江观鸟行之二——黄腰响蜜鴷和夜探猫头鹰


我们仍然不甘心,一直守到下午4点钟才下山,响蜜鴷没有再出现。不过我后来想想,中午我看到的那个黑影多半还是响蜜鴷,因为不论是从它的身形、个头还是飞行速度来看,都和山雀相去甚远。至于为什么飞进去一只响蜜鴷出来的却是山雀,那就只有天知道了,也许那个裂缝里面别有乾坤呢?

2020盈江观鸟行之二——黄腰响蜜鴷和夜探猫头鹰


其实这一天也是很有收获的,起码我们知道了我们可以以这样出乎意料的速度上山……而且下午我直接躺在悬崖边上看天看云看山,看着蜂巢随着日光的移动变换颜色,看着山崖逐渐在脑海中变成龙、变成象、蜂巢和洞穴成为动物的眼,有些还有玄妙的睫毛和眼线,这样也挺好玩的。感觉好久没有这样闲暇到可以随便放飞想象的时间了。等候的时光也可以很美好呀。


可以回家了

因为等黄腰响蜜鴷等得太晚,我们进入盈江犀鸟谷的时候已经超过晚上9点了。不过这样也正好可以一边开车一边夜游。我们尝试了一下寻找猫头鹰:有几种猫头鹰可是这里的明星物种,比如长得像外星人一样的栗鸮,和眼睛超级大的褐林鸮。不过,中国的猫头鹰可没有南非的猫头鹰那么好找,会大大方方地停在路边的树上让你看,虽然小乐知道它们频繁出现的大概位置,也尝试了播放猫头鹰的叫声,但都没有找到它们。有几次似乎听到了它们的声音,但是都在很远的地方,让我们难以追踪。

2020盈江观鸟行之二——黄腰响蜜鴷和夜探猫头鹰


不过,用手电往树上照射一下,还是会有令人惊喜的发现。比如鼯鼠——我们早在十几年前去湖北五峰的时候就曾经尝试过寻找中国鼯鼠的身影,但却铩羽而归。后来是一直等到去了沙巴之后才看到了我人生中第一只鼯鼠。不过沙巴的鼯鼠毕竟和中国的鼯鼠不一样嘛,而且那个时候离得比较远,虽然看到的数量很多,却无从辨别是哪一种鼯鼠,还是留了一点遗憾。

2020盈江观鸟行之二——黄腰响蜜鴷和夜探猫头鹰


没想到这次在犀鸟谷,在几乎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却有一双小小的眼睛在树冠层闪出了反光。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体型比较小的黑白飞鼠(Particolored Flying Squirrel,Hylopetesalboniger),它在树冠层里窜来窜去,还短短地滑翔了几下。大家赶紧举起相机,对着参天大树一阵猛拍——要拍到滑翔是太难了,但要拍到它在树叶掩映下的身影还是可以做到的。此时只恨面前的树为什么要长那么高呀。黑白飞鼠在分类上属于松鼠科鼯鼠族箭尾飞鼠属,虽然也叫Flying Squirrel,但还不算严格意义上的鼯鼠。几天之后,我们又拍到了体型大得多的云南大鼯鼠(Yunnan Giant Flying Squirrel,Petauristayunnanensis),拖着一条和巨松鼠相似的尾巴,比小小的飞鼠更加落落大方,这家伙可是真正的鼯鼠属成员,自此我的中国鼯鼠之梦终于实现了。


看到黑白飞鼠之后,我们就来劲了——虽然不是猫头鹰,但这好歹是个兽——“一兽顶百鸟”呢!于是大家更加起劲地用手电在树冠层寻找动物眼睛的反光。接着,神兽就出场了。

2020盈江观鸟行之二——黄腰响蜜鴷和夜探猫头鹰


一开始找到它的时候,我还以为这是另一只体型较大的鼯鼠。可是它的行动非常缓慢,而且身体也胖胖的,更重要的是,它既没有皮膜,也没有长长的尾巴。当它的脸出现的时候,我们立刻激动地叫出声来:“蜂猴”!!!啊啊啊啊啊啊,这在我心目中就好像在非洲看到土豚一样!

2020盈江观鸟行之二——黄腰响蜜鴷和夜探猫头鹰


有些动物即使数量很多,但是行踪隐秘总是神出鬼没很不容易看见,在野外看到它们需要超凡的运气,这就是我心目中的“神兽”。就像土豚的名字很多人知道(因为它的名字是英文字典里的第一个单词),却没有多少人真正见过一样;蜂猴(Bengal Slow Loris,Nycticebusbengalensis)也是名气很响,实际上见过的人并不多的动物。蜂猴的名气除了因为它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之外,还来自它因为长相比较萌(眼睛大、动作慢)而被一些人当成“异宠”豢养,但其实这种动物一点也不适合作为宠物。首先它作为一种严格夜行性动物,和主人的生活步调完全相反,根本谈不上能和人有啥互动;其次蜂猴作为懒猴科的成员,是极少数有毒的灵长动物之一,能从腋窝分泌毒素。蜂猴会舔舐自己腋窝的分泌物,将其涂抹在全身,这些分泌物和蜂猴的唾液混合后,毒素即被激活。这种毒素不仅能帮助蜂猴趋避水蛭、蜱等寄生虫,也能驱退很多捕食者,对人类这种毒素也能引起严重的过敏反应,如果被蜂猴咬伤的话,会导致严重的伤口感染和全身反应,在极少数的情况下甚至能引起死亡。所以那些出售蜂猴作为宠物的卖家,常常会把蜂猴的牙齿拔掉,非常残忍。更不要说当蜂猴受到惊扰的时候,它们还会散发出臭气,足以让饲主后悔不迭。

2020盈江观鸟行之二——黄腰响蜜鴷和夜探猫头鹰


所以,蜂猴还是在野外看看最好。看着它在我们面前缓慢、优雅而从容地在枝丫间挪动,是多么赏心悦目的事。你看大自然为我们做了多么好的安排,不需要我们承担饲养的任何成本,就会随时把各种惊喜展现在我们面前,而我们所需要的做的,不过是多花时间去留心、去观察和发现而已。


懒猴总科的另一类成员正是我们在非洲熟知的婴猴,我觉得婴猴和蜂猴占据的生态位其实还蛮类似的——它们都是以昆虫和一些植物为食,但这两种动物却采取了完全不同的行为策略——懒猴科的成员选择了隐秘不动的生活方式,利用化学武器来保护自己,而婴猴则擅长跳跃、行动灵巧。不知道这是不是与它们生活的环境不同有关系呢?


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蜂猴慢慢地退出了我们的视野,转到树的另一边去了。大家终于得以放下举了许久的“大炮”,松松筋骨。而我仍然抑制不住看到蜂猴的兴奋之情,不住地感叹:“竟然能看到蜂猴,我们这是什么样的运气啊!”然后就听见小乐说:“看到蜂猴,你们的行程已经圆满了,可以回去了。”


啊,这不是才到犀鸟谷吗?怎么就可以回去了呢?


果然,事实证明好戏才刚刚开始。



想了解更多盈江观鸟行程,欢迎关注野去自然旅行资讯公众号(yetravel2014),了解更多自然故事。


用户留言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