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2021-02-13 | 作者:沈梅华

今天我们继续来看沈梅华(化石老师)在去年12月在盈江观鸟行程中,还领略了哪些神奇鸟种。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下辈子,要做一只红腿小隼

还有一些动物虽然个子比较小,但却因为个性落落大方、毫不畏惧人类而得到众多观察者的喜爱。猛禽就是这样。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比起总是藏在树冠层中难觅身影的林鸟来说,猛禽要不是在空中翱翔,就是停歇在毫无遮掩的枯枝上,可以随便让人看个够。——这并不是因为它们有多爱“现”,而是生存的必须——停在暴露的地方,一方面有利于它们居高临下,观察潜在猎物的动态,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它们自身比较厉害,所以不用担心被天敌袭击。翱翔则是为了利用空中的热气流,减少能耗,毕竟很多猛禽体型很大,相对其它鸟来说自身体重的负荷就比较大,若不借助外力,飞起来就会比较辛苦。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不过猛禽也不都是靠个子大,猛禽中不乏身材迷你的种类,“小隼”便是其中最为小巧玲珑的类别,几乎可以用“可爱”来形容。它们身长不过15cm,被誉为世界上最小的猛禽。我在沙巴曾经见过白额小隼,而这次在盈江,我们见到的是更加漂亮的红腿小隼。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第一次见到红腿小隼,是两只鸟站在一棵毫无遮掩的枯树上。看起来就像是由橙红色、黑色和白色毛线做成的毛团团。一开始我还以为这是一对,后来才听小乐说,红腿小隼会一大家子生活在一起,这两只可能是家族中的两个成员,未必是一雌一雄。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到了傍晚时分,我们在电站附近看到了红腿小隼栖息的树洞,据说它们每天差不多这个时间都会回洞里睡觉,于是我们就在那里等了一会儿。小乐说:这个洞里住了9只小隼。我看着这么小的树洞,怎么也脑补不出9只小隼是怎么挤进这一个洞里的。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可是,就在我们面前,洞里先是探出一个小脑袋,然后又缩了回去。然后,一只小隼从远处飞来,哗一下进了洞,然后又是一只、再一只。我们没有数到9个,但是不知道洞里面原先有几只小隼了。此时刚刚夕阳西下,对我们来说天色尚早,但拍小隼进洞已经有些困难了。我们就没有继续坚守,等第二天再来看它们。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第二天上午,果然在附近看到了9只小隼在一棵树的树枝上排了两排,相互依偎着理毛。啊,那就是两排毛团团啊!实在太可爱了!看到小隼的时候大概是上午9点样子,小乐说,它们总是差不多这个时间起床,然后就会挤在一起理理毛、晒晒太阳。然后再四散而去觅食。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听得我们大为羡慕——人家这可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是“日落而息+每天睡个大懒觉”啊。这是多么闲适的生活啊!大家纷纷表示,自己下辈子也要做一个红腿小隼。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不过,也许是因为在犀鸟谷,红腿小隼们才能过上如此闲适的生活。很多猛禽作为食物链顶端的动物其实对环境的要求挺高的。在杀虫剂、灭鼠药广泛使用的地方,猛禽容易因为中毒而死去或者无法繁殖;在树木修剪得漂亮整齐、缺乏枯树的地方,猛禽也难以找到供它们落脚休憩、寻找猎物的制高点。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然而这些顽强的生命也同样努力地寻找与人类共存的方法:在盈江去往瑞丽的途中,我们在一块正在整地的农田上空,同时发现了草原雕、白肩雕、短趾雕的身影。它们是来这里捕食被农民翻出的田鼠的,就和牛背鹭跟着牛是为了吃被牛惊扰起的昆虫是一个道理。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而在另一块农田里的高压电线塔上,我们找到了一只游隼?正居高临下、俯瞰大地。人类的设施也可以成为猛禽们利用的工具。无怪乎即使是在我们居住的城市里,也能找到红隼、松雀鹰、普通鵟等猛禽的身影。只要我们改变自然的步调不要太快,还是有不少动物能够调整自己的行为,和我们继续共存在一片蓝天之下。——所以偶尔,抬头看看吧,到处都是精彩和顽强的生命!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追踪丑鸟蟆口鸱

在来盈江之前,我们和小乐沟通的时候,曾经反复要求:“要安排夜游”。结果发现根本不需要我们操心,因为小乐本人就是深度夜游爱好者。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夜观一时爽,一直夜观一直爽”。于是在犀鸟谷的每一个晚上,我们就没有在10点半之前回去的。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在黑漆漆的夜晚,我们时而坐车、时而徒步,有时还穿入丛林。在树影瞳瞳之间,有几次,我们听见猫头鹰的鸣叫声仿佛就在耳边,却怎么都找不见它的身影。追寻未知的兴奋和寻而不得的挫败常常交织在一起,然而往往在此时,就会有出人意料的惊喜发现——走在队伍前头的小乐突然弯下腰去:“有蛇”!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啥?这不都冬天了?我们完全没有预料到11月还能遇上蛇。犀鸟谷确实温度比较高,但也不至于现在蛇还活跃着吧?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小心地拨弄开枯叶堆,果然看见一条银环蛇出现在我们眼前。这里分布的银环蛇是素珍环蛇,它个子不大,还没有一般人食指粗,可是我们谁也不敢掉以轻心——毕竟,银环蛇是中国最毒的蛇之一。不过它长得很好看呀,黑黝黝的大眼睛,粉粉嫩嫩的小舌头,谁能把这样的小可爱和恐怖的毒物联系在一起呀?——也许这才是它最危险的地方吧。可能是因为确实有点凉了,蛇也并不活跃,一心只想躲入枯叶丛中。我们围上前去拍了照片之后,小乐就把蛇拨到了路边一棵大树根部去了。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这条蛇让大家兴奋了好一阵——毕竟,在野外蛇是可遇不可求的物种,我们有的时候特地雨季去山里,就是因为能看两爬,可是就这样也不一定能看到,没想到竟然11月的时候在盈江,而且是在完全没有预料的情况下看到了,大自然真是神奇。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夜越来越深,10点之后大家都渐渐开始觉得困倦了。只有小乐还在孜孜不倦地为我们不断地寻找。有几次,小乐在车里好像发现了什么,停下车来查看,然而大家一下车,就把动物吓跑了。于是后来,看到小乐停车之后,我们就先不下车,等等看他到底有什么发现再行动。结果11点的时候,小乐跑过来和坐在车里的我们说:“刚才看见一只蟆口鸱,飞走了……”


啊,你是特意过来气我的吗?!!!!


提出要看蟆口鸱的是我。在来盈江之前,我看到小乐在朋友圈发的图片里有蟆口鸱,就牢牢地记挂上了。在夜行性的鸟类当中,鸮形目的猫头鹰属于“大众情人”,基本上人人都知道,很多人都喜欢。但是另一个类群——夜鹰目的成员关心的人就很少,绝对是“小众”鸟类。但在非洲看过各种夜鹰,又在南美看过林鸱、大林鸱之后,我发现自己对夜鹰目的鸟完全没有抵抗力。它们虽然貌不惊人,有的还很难认,但是各自具有萌点,而在你真正接触它们之前,可能根本想不到它们的萌点在哪里。这样“闷骚”的鸟是最对我胃口的,而夜鹰目当中蟆口鸱这一支可是亚洲和澳洲地区才有的,至今我还没有见过呢。


所以来到盈江以后,小乐一提“夜游”或者“猫头鹰”,我总不忘补充上一个“蟆口鸱”。有些队友还不知道蟆口鸱是啥,小乐于是和大家解释说:“就是一种难看又难看的鸟”。嗯,长得丑还找不到,我真是给小乐出了个难题。


不过小乐毕竟是小乐,没有什么鸟是小乐真正找不到的。在下一次夜游的时候,我们徒步走到鸟塘附近的竹子丛中,小乐把手电直直地指向了纷乱的竹枝深处——喏,这就是黑顶蟆口鸱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啊,他是怎么找到的啊?竹枝这么乱糟糟的一蓬,蟆口鸱的眼睛又没有反光,羽色又几乎和竹枝背景完全融合在一起……不过当时大家都顾不上赞叹小乐的眼力,而是完全被这只蟆口鸱所吸引了——看得大家目瞪口呆。啊,竟然还有长这样的鸟吗?整个脑袋好像先被什么东西夹扁然后又被炸过,一根根毛凌乱地竖得横七竖八,搭配上凶恶的眼神,几乎给人一种七窍生烟的感觉……嗷嗷嗷,果然丑得不负我的希望!


后来我把照片发到朋友圈,有朋友说:“这不就是《西游记》里的小钻风吗?”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其实黑顶蟆口鸱这个丑样子是很实用的。夜鹰类的鸟都是靠张大了嘴巴在空中飞行捕捉昆虫作为食物的。一张大嘴巴就相当于它们的捕虫网——所谓的“蟆口”也就是指这张大嘴。“捕虫网”越大越好,当然也就拉宽了它们的脸型。很多夜鹰脸上都长着触觉敏锐的须,在飞行过程中一旦感知到昆虫就能及时调整“捕虫网”的方向。只不过之前见过的多数夜鹰嘴须集中在嘴巴附近,而眼前的黑顶蟆口鸱的须不过长得更加蓬勃了一点罢了。猜测这满头满脸的“呆毛”也可能有利于它们在树丛中穿行活动,让它们知道什么时候应该闭上眼睛防止被戳伤吧。


在大自然当中,没有绝对的美和绝对的丑。不管什么特征,只要能帮助一个物种适应环境、延续生命,就是好的!

2020盈江观鸟之四——红腿小隼和蟆口鸱


2021年野去自然旅行策划组织了国内多条线路拍摄鸟类,包括春季的云南西部盈江等地拍鸟,5-6月份的新疆北部阿勒泰地区拍鸟,以及川西雉类拍摄行程等,也会有上海周边的拍鸟体验活动,包括南汇拍鸟、江西婺源拍摄白腿小隼等活动。如有兴趣可以咨询野去客服。


欢迎关注野去自然旅行资讯公众号(yetravel2014),了解更多自然故事。


用户留言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