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2020-09-02 | 作者:沈梅华 | 化石

上一篇,我们发送了沈梅华老师带队的野去暑期若尔盖生态训练营归来后的考察日志的上部—哺乳动物。今天,我们一起来看考察日志的下半部分—高原鸟类。

让我们跟着沈老师的笔触,一起探索丰富多彩的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鸟 类


棕背黑头

第一天车才开出去没多久,我们就把车叫停了一阵狂拍,拍的就是它。栗红色、黑色和白色的配色使得这种鸟在地上非常显眼。陈导的第一辆车发现我们不见了就用对讲机呼叫我们,发现我们在拍这个鸟,就说:“这种鸟很常见呀,过两天再拍吧。”

但是第一天总是这样的呀。我们去非洲的时候也是第一天看到黑斑羚都要狂拍一阵的。一个地方很常见的东西,对于远道而来的人来说,就是很宝贵的。

特别是后来发现这种鸟并没有陈导说的那么常见。说它常见不过是因为它的配色比较显眼,一旦出现就不容易错失而已。所以看到什么先拍了再说总是没有错的。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棕背黑头鸫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它的小鸟长得和它不像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与之相似的灰头鸫


白腰雪雀、棕颈雪雀

雪雀其实就是高原上的麻雀(不过高原上也有树麻雀的),所不同的是,麻雀选择做了人类的跟班,而白腰雪雀选择了跟随鼠兔。只要有鼠兔洞的地方总能看见雪雀在旁边蹦蹦跳跳,有的地方一眼望去一整个土坡都在动,不知道是鼠兔还是雪雀。可能这就是它们想要达成的效果?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白腰雪雀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高原上的树麻雀

白腰雪雀利用鼠兔的洞做栖息地和筑巢,也会给鼠兔发警报信号。它们是鼠兔洞边上最常见的鸟类。

后来在水塘边上又见到了棕颈雪雀,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棕颈雪雀从某个角度看起来很凶?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看上去超凶的棕颈雪雀


地山雀

山雀科地山雀属。长得其貌不扬。顾名思义主要在地面活动,它也会利用鼠兔的洞穴。和雪雀不同的是它的喙形细长,一看就是一副食虫鸟的样子。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地山雀

地山雀的模样让我联想到纳米布沙漠的沙丘歌百灵Dune Lark。唉,我就是坐在车里看到外面的牛和羊,都能联想到马赛马拉的角马和火烈鸟(这里的羊都被涂上了粉红色记号),非洲伤痛反复发作,仿佛永无止尽。

最后一天在去牧场的车上其实也看到了云雀、百灵一类的鸟,但是我们没有停下来看。


鸦科大聚会

渡鸦、达乌里寒鸦、小嘴乌鸦、

红嘴山鸦、喜鹊、灰喜鹊

在郎木寺边上靠近河边的一个三岔路口,我们见到一大群乌鸦和喜鹊待在一起。体型特别大、鼻孔里明显长着毛的是渡鸦;身上黑灰相间的是达乌里寒鸦;还有体型比较正常的小嘴乌鸦。可以称得上是鸦科鸟类大聚会了。——我们称的“鹊”其实也不过是些长尾巴的乌鸦而已。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鸦科的聚会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体型最大的渡鸦,注意鼻孔上的毛

它们都是杂食性鸟类,恐怕是因为有吃的才聚在这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喜鹊和灰喜鹊倒是很少混群。还有后来我们见到的红嘴山鸦,也很少与这帮家伙搅合在一起。常见到红嘴山鸦停在路边的电线上。它们鲜红的嘴和脚使得它们很好辨认,然而它们也是很容易被路杀的鸟类。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红嘴山鸦

这里没有大嘴乌鸦,难道是因为其大嘴巴不利于御寒?


纵纹腹

第一天另一个悲伤的故事,就是纵纹腹小鸮。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的陈导当然是知道它们是在哪里筑巢的,但他也知道观察动物巢址的时候必须保持谨慎。所以,当时他让车子停在路边之后,先给我们大家分了小组,以一家3口为单位,跟他去往巢址方向去做观察,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对巢的干扰。一队看完之后,再换另一队前去。第一队3人跟着陈导很快消失在路对面的沟里,而我们此时就和其余人一起,在路边看花看草,观察旁边的棕颈雪雀。

过了很久第一队才回来,这时我们已经决定好后面换哪一组去了,可没想到陈导却说“都跟我一起来吧,巢已经被弃了”。我们大吃一惊,赶紧跟他上前。

巢址是在马路对面的草原里,以前为了修公路取泥土而挖了一个大坑。经过多年废弃,坑里也已经长上了草,但近乎垂直的坑壁还是光秃秃的——纵纹腹小鸮的巢就在这泥壁上的洞穴里。我们走到那里时,看到巢口下面的草已经被人踩出了一条路来。显然是有人接近过这里,并且贴近去观察过巢穴。陈导说,本来现在是孵卵阶段,正常情况下纵纹腹小鸮绝不会离开巢穴太远。他们等候许久不见亲鸟踪影,再加上这里明显的人类干扰印记,就能判断此巢已经被弃了。

于是我们也近观了一下它们的巢穴。用手电往里照,右边一个洞里面是几枚鸟蛋,左边另一个洞里则存着尚能分辨出形状的鼠兔尸体。这对纵纹腹小鸮真的是连孩子带财产都不要了哇。陈导根据鸟蛋的状态判断弃巢大约发生在2天之前。这些蛋已经不可能孵出小鸟来了。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近观巢穴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洞穴里的鸟蛋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存储的鼠兔

我们没有动巢里的鸟蛋和鼠兔,只在地上捡了一些纵纹腹小鸮吐出的食团,拿到路边去解剖开来,观察了一下食团的组成——多数是鼠兔和一些啮齿目动物的骨骼,还有一些残破的甲虫鞘翅等。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纵纹腹小鸮的食团

后来,我们在别处终于见到了纵纹腹小鸮的真容。不过这对没有看见的纵纹腹小鸮的故事,会牢牢地记在我们心里。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后来在别处看到的纵纹腹小鸮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雨中的纵纹腹小鸮


戴胜

戴胜果然是广布的鸟类。在高原上竟然也能见到它的身影。然而,戴胜不是在树洞里筑巢的吗?在这里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它们会在哪里筑巢呢?

第二次看到它的时候,我觉得我似乎找到了答案——一对戴胜正攀在崖壁上的一个洞前面。——所以它们在这里会改用石洞筑巢吗?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严重怀疑在岩洞中筑巢的戴胜

可惜我是在车上看到的,我也无意去打扰这个就在路边上的洞。——万一里面有鸟蛋或者雏鸟呢?无论这是否戴胜的巢,就让它保持原样好啦,我就假装没看到!


观猛圣地:

、黑耳鸢、猎隼、胡兀鹫、高山兀鹫

若尔盖绝对是个观猛圣地!到这里第一天就开始有这种感觉。

数量最多的是大鵟。作为鵟中最大的种类,大鵟的体型和雕不相上下,飞起来很是壮观。翅膀上初级飞羽的部位白得非常明显,这是辨识它们的标志性特征。常常见到大鵟们站在路边的电线杆子上。搞笑的是夜游的时候也发现它们站在电线杆子上睡觉。不过那时它们一律背朝向公路,可能是为了避免被公路上的车灯所打扰。这不由得让我想到:在没有这些电线杆子的时候,它们会站在哪里呢?这里又没有大树。是不是那时候这里的大鵟数量就没有现在那么多呢?这是不是又是一个人类活动影响动物分布的例子呢?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大鵟用垃圾搭建的家

几次看到大鵟在草地上捉鼠兔。还有一次那只大鵟似乎是在捉鱼,没有成功,倒把翅膀都给弄湿了,看上去很狼狈的样子。

书上说大鵟叫起来是“咪咪”声,可惜我们并没有听到。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大鵟展翅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大鵟胖揍高山兀鹫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大鵟飞屎

黑耳鸢的数量不如大鵟多,但是它们的胆子真是大,能飞到人身边很近的地方。我们在路边的小餐馆里吃午餐的时候,一只黑耳鸢堂而皇之地在马路上空翱翔,就从小朋友们的头顶上“唰”一下掠过去。因为很近,所以给人的感觉大小不亚于大鵟。黑耳鸢飞行时尾巴形状是往里面凹的,有一点点燕尾的感觉,也比较好认。(陈导还给了一个辨认黑耳鸢和大鵟的方法,就是黑耳鸢有6个翼指,而大鵟只有5个)。在日本曾经见到黑耳鸢成群结队地在城市里和鸽子抢食,不知道这里的黑耳鸢是不是也会吃人类的垃圾。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黑耳鸢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再比较一下大鵟,大鵟的脚是黄色的

据说这里的黑耳鸢会进行垂直迁徙:夏天时迁往海拔较高的地方,而冬季时则下到海拔低一些的地方觅食。这和牧民一年四季转战春季、夏季、秋季和冬季牧场的行为异曲同工。

我们在第三天去铁布的时候,在崖壁上发现了大量的高山兀鹫的巢穴。它们利用崖壁上的孔洞(来源于火山熔岩中的气泡)来筑巢。刚到那里时是阴天,上升热气流还没有形成,我们看到好多今年的亚成鸟站在洞口。回来的时候天气放晴了,就看到大量的高山兀鹫在天上盘旋起来。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峭壁上的孔穴就是高山兀鹫的家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在洞穴里翘首企盼的高山兀鹫亚成

郎木寺附近也常常能见到高山兀鹫在镇子上方盘旋。一方面镇子有群山环绕,应该也是有上升热气流的。另一方面,郎木寺是有天葬台的,所以这里的高山兀鹫真的肩负着带人上天的使命呢。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高山兀鹫吃羊尸

从小虎拍下来的照片看,高山兀鹫的胸部也有两块秃斑,和非洲白背兀鹫的秃斑很类似。也许它的颜色也能显示兀鹫的年龄?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高山兀鹫胸口的秃斑(呈粉色)

我其实很想看胡兀鹫,原因第一是它长得很奇怪(作为一个猛禽为什么要长胡子?)第二是它在很多纪录片中都出过镜——就是它会把骨头带到高处摔碎,然后吃里面的骨髓。可以说胡兀鹫是真正清空尸骨的“清道夫”。结果后来我们举着望远镜观察盘旋中的高山兀鹫的时候,真的发现了一只胡兀鹫在它们上面飞。远远地看它们的飞行姿态,可以看出高山兀鹫翅膀比较粗壮,而胡兀鹫的翅膀比较窄,尾巴也比较细长,飞起来有点像个“十”字。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胡兀鹫

非洲的各种兀鹫之间有明确的进食次序。而我们这里可能因为物种没那么多,所以没有非洲的兀鹫次序那么明显。一般就是高山兀鹫吃,鸦科拾牙惠,而胡兀鹫负责干掉骨头。

据说这里也是有秃鹫的,但是我们没有看到。

但我们看到了三次猎隼!看到的时候也都是停在电线杆上。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几只猎隼


赤麻鸭、棕头鸥、黑颈鹤

第二天的湿地观鸟我在旅馆陪着高反的娃所以没有去。失去了很多看水鸟的机会,什么凤头鸊鷉呀黑颈䴙䴘呀斑头雁呀都没看到。不过也有几种常见的水鸟在郎木寺附近就能见到。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湿地里的鸟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斑头雁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背着3个娃的黑颈䴙䴘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凤头鸊鷉

赤麻鸭是这里相对容易见到的水禽。它们棕红色的体色也比较容易观察。这个时间段,雄性的赤麻鸭有明显的黑色脖环,可以与雌性区别开来。它们冬天的时候也会留在青藏高原上育雏。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赤麻鸭(雄性)

棕头鸥和红嘴鸥的区别在于虹膜为白色。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棕头鸥

黑颈鹤作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是这里的明星物种。它一般会停留在距离人很远(几百米)的湿地里面,常常在一片红色的碱蓬后面出现。要观察它们必须得用上望远镜。这个时间,能观察到爸爸妈妈带着毛色灰蓬蓬的亚成鸟(青少年)在一起觅食。仔细看的话会觉得它们头顶上也有一点点红色。它们平时主要吃素食,但是偶尔也会吃鼠兔。(鼠兔还真是人人爱啊!)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黑颈鹤,拍到这样就是极限了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大鵟与黑颈鹤

在观察黑颈鹤的同时,我们在附近清澈的泉水里找到了钩虾、涡虫和高原林蛙。前两者都是只有在特别清澈的水里才能找到的生物。对于这里的水鸟来说,这些应该都是非常可口的食物。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钩虾,并不是真正的虾,属于端足目(另一类我们可能听说过的端足目动物是鲸虱)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涡虫,和钩虾一样是环境指示生物,只在洁净的水中出现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高原林蛙幼体


原鸽和岩鸽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原鸽

第三天在峡谷里的观鸟就有点挑战了,出现了不少看起来很类似的鸟类。原鸽和岩鸽看起来几乎是一样的,只是岩鸽的腹部颜色比较淡而已。另一个区别就是它们的叫声。作为家鸽的祖先,原鸽的叫声与家鸽无异,而岩鸽的叫声有点像人在打嗝。顾名思义,岩鸽喜欢在有岩洞的峭壁上筑巢。而原鸽原本也是一种生活在岩洞里的鸟,然而它们现在更多地会在人类环境中安家。

最具有迷惑性的是它们的英文名字:原鸽的英文名字叫Rock Pigeon,那么岩鸽该叫什么呢?查了一下,岩鸽原来是叫Hill Pigeon!


崖沙燕、烟腹毛脚燕

这两种也长得很像。崖沙燕多见于河道周围。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崖沙燕

我们在巨大的岩洞边上见到了烟腹毛脚燕小小的巢穴。不断看到有亲鸟忙着飞进飞出。但是离得太远了,深深地觉得在中国600的镜头也是不够用的!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观察烟腹毛脚燕的巢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烟腹毛脚燕


赭红和白顶溪鸲

如果是看《中国鸟类野外手册》的话,这两种鸟和北红尾鸲放在一起的话可以玩“找不同”游戏了。赭红尾鸲翅膀上没有北红尾鸲的白色斑块,而白顶溪鸲的白色转移到了头上。

不过现场看其实是很不容易搞错的。赭红尾鸲颜色明显要比北红尾鸲灰暗得多。而白顶溪鸲和北红比起来整个要深一个色号。第一次看到白顶溪鸲的时候我差点被藏族司机骗了,他指着我们图版当中的北红尾鸲说:“就是这个!”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赭红尾鸲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白顶溪鸲

“啊?北红尾鸲能有这么大的色彩差异啊?”难道藏区的北红尾鸲是和我们内地的不同的?然后我就开始怀疑人生,觉得以前看到的北红尾鸲都是假的。还好最后陈导给出了正确答案。这两种鸟都是很常见的,白顶溪鸲在水边尤其多,还不停地发出悠长的鸣唱。虽然在这里待的时间不算长,到最后我们也能够一下就分辨出白顶溪鸲的叫声了。


灰背伯劳

在第三天去往铁布保护区的路上看到不少,可能是这里最常见的伯劳了。没有什么特别的特征,和棕背伯劳很相似,但是颜色发灰,站在醒目的地方,圆滚滚的一坨的就是它了。


灰头绿啄木鸟

最惊喜的当然是看到了啄木鸟,而且它们好像在一棵枯树的洞里筑巢了。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灰头绿啄木鸟,有没有注意到它充当“脚架”的尾羽?


高原山鹑

第四天的上午最大的收获就是它。当时我们的车沿着一条少有人走的土路,穿行在两个牧场之间,而它就站在路边上。我们兴奋地掏出相机,它竟然也没有立刻走,还张开嘴叫了两嗓子,才施施然走到路边的围篱里去。按照以前的经验,它可能是在骂我们;也可能是边上有其它同类,故意显示自己胆子大,炫耀给它们看——鸟的心理也是很微妙的。

若尔盖生物大盘点(下)——高原鸟类

高原山鹑

嗯,好,霸气!

一鸡顶十鸟,而鹑比鸡还难拍呢。而且它长得真好看!


更多自然旅行资讯,请关注野去自然旅行资讯公众号(yetravel2014)!


相关文章: 

用户留言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